基邪

你怎么就这么喜欢掉些冷坑呢!恩?!

【炼修】艳鬼

这依旧是篇在我本着不要脸精神下搞出来的东西,为什么这么说呢,因为写的烂还敢发的不就我一人了么哈哈哈哈哈哈哈(哈个毛哈)
而且他还多加了点神奇的私设,归类到三观不正的那种私设。
写了也发了,嫌弃也晚了。(๑òᆺó๑)

依旧评论刷卡上车

【沈裴】中秋咸月饼只有皮没有陷

题文不相关,只是想说有肉而已

本丧气少女写的什么都好丧,骑辆小破车大嘎上么,不上也没办法,我一个人骑小破车吃冰橘月饼逛吧
废话依旧超多的小破车
每天都在安排宏伟大业,一点也没有实现










“这单子想要的人可多的很,沈先生想要的话,也得下点功夫啊。”

“那裴先生想要点儿什么。”

裴纶越看沈炼就越喜欢,冷艳,看的裴纶心痒,不知道到了床上是不是也这么冷。

裴纶玩味的笑让沈炼心里很不舒服,看来今天少不了被刁难。

“我要你。”

沈炼瞬间黑了脸,“裴先生是什么意思。”

手里被塞了张纸条,沈炼展开纸条,酒店和房间号。

“今晚准点到这儿来,不来的话,沈先生以后可不好过啊。”裴纶站起身,颇为得意的出了餐厅。

沈炼抓紧了手里的纸条,看着裴纶远远离去的背影,心里暗自做着打算

沈炼站在约好的酒店房间门口,看看手表,已经九点半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做大死文档被删掉了,评论链接已补

【练修炼】没有人

瞎鸡儿乱写,前往镇抚司衙门的车和运百合的车都还没搞完,性转也还没完,就又来搞这个
炼修的百合车连油门都踩不动,还好上次那篇被查了,不然就得死我手里了,每次写的都不像啥好玩意儿
管他呢开车开车,不然就磨刀磨刀
希望绣春刀能成为日更一百的热圈(好难)




丁修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来了苏州,来了之前就来过的房子,来见了熟悉的人。

只是看见沈炼,丁修心里就被填满了,充实了,不空了。

丁修从墙头翻下身。

“门在那边。”他听见沈炼说。

“我喜欢。”他回答。

早春的夜晚,也还是没有一点春天的温度,跟凛冬的寒冷不相上下,南方的湿寒像水蛭一样,透过衣服直往皮肉骨里钻。

丁修收压了下衣领的皮毛边,扛着刀往背对着他的沈炼走过去。

“这么冷的天儿,沈大人还有闲情赏月呢,哎呀这当官的就是不一样啊,闲情雅致啊。”丁修语气里还有丝嘲讽。

“今晚的月亮很好。”沈炼淡淡的回道。

月亮确实好,高悬空中,圆滑柔润,月色遮住了所有星辉,丁修伸手往月亮前虚抓了一下,看看手心,什么也没有,丁修笑了笑。

沈炼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,背对着丁修。丁修走近了,看见石桌上还有两只酒杯,一小坛酒,丁修闻不出是什么酒,只觉得酒味太冷。沈炼手里握着只酒杯,没有动作。

虚渺的声音从前面传来:“坐下吧。”

丁修走到沈炼对面,将刀放在石桌上,横陈其中。

酒杯摆放都对着一个位置,丁修知道这些是给谁的。“哪个是那小肺痨鬼的。”

“他叫靳一川,是我三弟。”沈炼好像憋着口气说出这句话。

丁修抬眼看沈炼,似乎是月色太惨淡,映的沈炼整个人颓丧破败,看起来好像随时要魂归西天。

丁修想想自己。

谁又能走出来呢,豁达装出来不过是骗自己,我不在乎。

“那哪个是靳一川的呢,沈大人。”

沈炼指向左边,丁修拿起来,酒杯不大,做工也不是什么上乘货。

丁修兀自倒了杯酒,仰头饮下,坐到石凳上,冰寒刺骨,丁修却感觉不到这些。

月光衬得沈炼飘渺,又颓废凄凉,丁修知道,沈炼已经不一样了,想起第一次两人见面,丁修胸口被什么堵住,闷的他难受。

又倒一杯酒,一饮而尽。

“张姑娘和你那个妙彤呢?”提起了酒坛往沈炼杯里倒。

沈炼接起,溢出来了点,他也没在乎。

“妙彤寻了好人家嫁了。张姑娘,我盘了家药店给她做营生,她现在已经睡下了。”

沈炼垂眼看着手里的酒杯,丁修想起第一次见面时沈炼的样子。

“沈大人,陪我过两招吧。”

“过不了了。”手微一倾斜,杯里的酒洒在地上,“我都埋了。”

真是舍得。

丁修叹一口气,有些说不出的悲郁,“埋了也好,埋了也好。”

两人无言。

寂静的寒夜更冷,只有丁修倒酒的水声,喝酒的咽声,沈炼只是把玩手里的酒杯,并不喝一口。

“你有没有想过安定下来。”沈炼突然问他。

“没有。”

“为什么。”

“我不想。”

沈炼抬起眼看他,“再帮我倒一杯吧。”

倒酒时,丁修听见沈炼说:“你这样挺好的。”

沈炼喝下酒,又咳嗽了,丁修不敢听见咳嗽声,让他想起那个小肺痨鬼。

他起身站到沈炼身后,给他拍背顺气,沈炼咳的费劲,撑在石桌上,弯起脊背,“沈大人莫要死了。”丁修只能说出这句话。

沈炼终于停了咳嗽,声音也咳的嘶哑:“没那容易死的,只是染了风寒罢了。”

沈炼起身,紧了紧狐皮披风,“我须得睡下了,你若是没地方去,我寻间屋子,你睡下吧。”

丁修看着仍皎洁的月亮,“不了,今晚还有事没做呢。”

“沈大人多保重。”

“你也是。”

丁修还没动身走,他看着沈炼披着披风,却还是有些瘦削的背影,不像以前一般雷厉风行,缓步走到屋檐下,月光顾及不到的地方,沈炼身影消失在拐角。

两月后的春天已经好多了,丁修又来到了熟悉的地方,他还带了坛酒。这次从门进去了。

院里生了些杂草,柳树长的茂盛,枝条垂吊,随风飘摆。

石桌上盖着一层薄灰,酒杯的位置还没有变,那酒坛还在那里。

天还是一样的天,月还是一样月,景色依旧又更生机,人却不在了。

丁修提起酒坛,三只酒杯满上

自己又饮上一口

酒刺的喉咙痛,一直痛到心里

蜜汁符合谁来着我也忘了

怎么说呢,我他妈,吃了!!!
老掉冷坑是要死了!

chen:

最近玩绝地求生的伙伴太多了。

就想象了一下秦汉混乱重启。

随便拉个郎,不考虑任何逻辑。
@tomorrow  @MAO_

【修炼修】审讯 中

性转预警!ooc预警!

爬墙的速度慢的一匹,导致常年都在饥荒,绣春刀我估
计还能吃好久好久了,啃树皮吃皮带那种吃,很惨很惨

此篇废话很多,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,虽然还是厚颜无
耻的发出来了祸害你们,不嫌弃就好

















从一开门,她就知道屋里有人在等她了。 关上门,也不开灯。

沈莉安站在门口,茶几上停驻一点烟火,空气中弥散着烟味。

沈莉安停在门口,没再往里走,她直觉今晚没有什么好事。

影影绰绰看见坐在沙发上的人影,衣物摩擦出小小的沙沙声,沈莉安也不清楚她在做什么,茶几上的烟火被人熄灭。

“沈警官,我来找你了。”她当然知道丁修的,从她说出自己的名字,还知道钱的事情,沈莉安也差不多能猜出来。

“赵静中让你来的吧。我估计,是魏仲娴吩咐她的。”丁修低声笑了几声,有些嘶哑的声音像刀一样刮过沈莉安心头。

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不过,确实是她让我来找你的。”丁修当然知道这件事的原委,但是她并不愿意杀了沈莉安。

她早就见过沈莉安的。只要靳伊川还在是她队里的,丁修就会一直知道沈莉安的情况,靳伊川在不愿意说她也能让她说出来的,有把柄的人最好拿捏。

“魏仲娴怕我说出去,她还没死。”丁修站起身,“这个,我就不知道了呀,沈警官。”说着话,往沈莉安的方向走近。 近到丁修低下头就能亲到沈莉安的位置,近到沈莉安知道她此刻穿的吊带衫几乎没穿一样,丁修这才停下,沈莉安偏过头,看向另一边。

丁修手越过沈莉安,打开了门边的开关。 暖黄的灯光只兼顾到客厅,沈莉安并不喜欢屋内太刺眼,灯少,光也暗。此刻却又显得暧昧朦胧。

丁修就着这点灯光,欣赏沈莉安半垂下的眼睛。沈莉安有一双让人难忘的眼睛,冷艳又多情,像她这个人一样,丁修视线顺着睫毛一直到上挑的眼尾。像是在勾引她一样。

沈莉安自然感觉到丁修不怀好意的视线,她不想直视丁修,只问道她昨晚的杀人事件,丁修当时在现场。

“其中一个人本来是该我杀的,不过我还没动手,就蹦出来俩人先杀了他,又转过来要杀我,为了保命啊,我就把他们杀了。”

“不放心你是因为你可能为了钱,放了人走,赵静中手下没人打的过你,你跑了她也找不到你。”沈莉安平静的说出几句话。

丁修故作惊讶,“哎呀,沈警官不光长的好看,人也这么聪明啊。” “本来今晚是为了杀了你的,不过,我又不想杀你了。”沈炼抬起头恶狠狠地盯着丁修。

丁修做作的捂住心口,夸张的做出一个伤心的表情,“哎呀真是伤心死了~沈警官你居然这么看我,我是那种人么?”丁修几部走向沙发直接躺了下去。

沈莉安觉得这女人疯子一般,直到看见丁修侧躺在沙发上,丁修穿的吊带衫领口本就低,侧躺的姿势几乎露出全部的雪白。沈莉安心底闷出一个字,骚。

“沈警官,这是你家,你一直站在门口做什么。”丁修躺在沙发上,撑着头。贪婪的看着沈莉安。 丁修脑海里的词汇量太少,她形容不出来沈莉安这几步给她的感觉,只觉得心痒难耐,流露在眼里更多饥渴。

沈莉安被丁修看的心底冒火,看她又拿着她那条长辫子绕在手里玩。气氛从一开始就是暧昧的。

沈莉安取了警帽,扔在一边,微卷的长发散下来,几缕滑到了前面。 丁修从沈莉安站定在沙发边上就仰躺,灯光太暗,看不清沈莉安的眼睛。

“你今晚来找我,就是想做这个么。”丁修知道她说的什么,“那你呢,想不想呢?”丁修把问题抛回去。摸上沈莉安的腿,隔着警服一点一点摩挲。她仰起头看向沈莉安。

“你觉得我想不想。”

“我觉得你想。”丁修坐起半个身子,仰起头,靠在沈莉安腰上,手伸向沈莉安的警服,一颗一颗解开扣子。

“沈警官,你知不知道,你真的很闷骚。”丁修嬉笑着抱怨。沈莉安没阻止她,却也没主动动作。

丁修站起身,几乎和沈莉安贴在一起,脱了警服,里面只剩了件衬衫,紧密贴合着沈莉安的身材,凹凸有致,丁修指尖隔着衬衫轻薄的布料,点在沈莉安胸口画圈,她不想脱了这件。

丁修很会挑逗人,能让沈莉安主动解开扣子,任由衣服散开,任由丁修的手在裸露的皮肤上肆意妄为。

可惜,突如其来的音乐声打断了她们,是陆局长打来的。












都有点搞不动了,感觉写了好多其实并没有,她们就还
不搞起来,真的就不知道为啥就老是写些有的没的,废
话真的好多,下一趟直接进入正题吧,不拖了不拖了。

话说马老板那么美貌身段也挺好的,还有镂花银指套戴的都没人爱么。我就想看他带指套摸人家。lof也就一篇马老板的和查老板的

我也是很想搞马老板和查老板了,唉算了,溜了溜了

【修炼修】审讯 上

性转预警!!!性转预警!!!性转预警!!!
ooc!!!ooc!!!ooc!!!
同志们谨慎点开

总感觉要被查



“我没时间在这儿陪你耗!昨晚的经过,快点说!”

面前的女人一直嬉皮笑脸,警察局丝毫没让她紧张。

她抓着绕到前面的辫尾,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捻着辫尾,缠着手指绕圈。靠在椅背上,看着沈莉安,脸上的笑让沈莉安觉得不舒服。

“沈警官这么漂亮,为什么要来当警察这么危险的职业呢?”她突然向前,胸口靠在桌子上。敞开的牛仔夹克似乎有些大,露出了些肩头,里面的吊带领口因为她的动作往下滑,露出一片沟壑。

沈莉安只扫过一眼,迅速转过视线,盯着面前的女人。
她一手撑着头,一手把玩着自己的辫子,哼着可爱的旋律。眼前的女人,美艳动人,分明是可爱的鹿眼,偏偏目光透出的又是情欲的勾引。

女人放下辫子,辫尾末正好停留在似乎无尽的沟壑间,发尾好像从里面延伸出来,黑色的头发与象牙白的胸部鲜明的对比,沈莉安忍不住,被那里吸引住了目光。

发尾从那里脱离,顺着胸口处,向上滑动,扫过锁骨,又顺着细长的脖颈,停留在了圆润丰厚的嘴唇上,涂抹了点唇蜜的嘴唇粘住了点发丝,被人卷进嘴里,微张着嘴唇,里面一点殷红绕着发丝,沈莉安没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直到一声短促的笑声,沈莉安才醒过神,看见女人玩味的笑,沈莉安偏过头,暗骂一句,“真他妈的鬼迷心窍!”

沈莉安定下心神,平复了心情,转过头平静的说:“不说,今晚留这儿过夜吧。”

女人的舌尖缓慢的润过嘴唇,“沈警官,魏仲娴的钱,你拿了多少啊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!”沈莉安几乎掰断了笔。

女人起身,高跟鞋与地面接触的清脆的响声,每一步都踩进沈莉安心里。

她搭在沈莉安肩上,缓慢的抚摸,直到沈莉安扣的一丝不苟的领口处。弯腰靠近,几乎要亲上沈莉安的耳朵,“我叫丁修,今天晚上,我再来找你谈昨天的事情经过,怎么样啊?”湿热粘腻的气息好像舔过沈莉安的耳廓,才往耳朵里钻了进去,沈莉安被这一下弄得腰间发麻。

“沈警官,我今晚去你家找你了哦~”

好想哭啊,越来越冷,快要死了

想搞丁师兄,好想好想搞他的

可是怎么搞师兄啊,春药算了

还有全员性转,莉安后宫传什么的,就乱搞

师兄其实我好爱你啊啊啊啊😭😭😭

或者丁师兄和裴纶一起搞中了药的莉安,虽然我一直想

让莉安搞全员的,但是,我也很想搞莉安啊,他那么

高贵冷艳,禁欲的让人想哭😭莉安我爱你啊

还有裴纶,还有大哥,还有三弟,还有忠酱,还有郑掌

刀3什么出来啊😭😭😭我要冷死了,我要饿死了😭😭😭

【沈裴】查案不如搞事(别名:来呀,快活啊~)

乘客您好:案牍库,到了,请下车的乘客从后门下车,上车的乘客请刷卡或投币一元,谢谢~

本来打算下午发嘞,结果有时耽搁了,只能发夜车了,同志们上么
希望刀2的资源上了之后能有更多人来一起吃,这么好吃啊啊不来一口么
主要是产粮好少,好饿啊
这趟车比较简陋粗糙了,大家不要打


链接不行的话大家评论上车
https://m.weibo.cn/3862055912/4147681619940887